博客网 >

锦瑟(连载7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七、我相信命运

 

冥冥之中,凡事都有着既定规律。

我相信命运,要不是因为漩,我不会接受陈晖,如果要不是陈晖留下这样的伤害,我也就不会躲到易鹏身边,有时候我问自己,我到底爱谁?也许谁都不爱,我只爱自己,身边的每一个人,都只是落寞时的陪伴,因为需要,不是因为爱;因为寂寞,不是因为喜欢。

喜欢蹲在阳台上,缩成小小一团透过铁栏杆看下面的风景,那些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,不是刻意在等,可是仍然希望,可是再也没有看到陈晖的白色尼桑,也许某天曾呼啸而过,未作停留。现在呢,可能也等不到易鹏的黑色广本了。

很大的雨点飘进来,身上凉凉的,从四月以后就一直怕冷,我披了条浴巾回房间来,关了电扇,放了张嗨碟,音乐声响起,心情好多了。以前经常和易鹏一起出去嗨,放纵而陶醉。也只有在他面前,我才敢这样放纵。

武汉的嗨文化,呵呵,未免不是无伤大雅的发泄。

电话又响了。“怎么刚才不接电话?”

“在放嗨乐,没听到。”

“听嗨乐?想通了没有?”

“什么都没想,你要我想什么?离开你,还是赖着你?”

“随缘吧,都好。”

“我想要的,人和事,我都会努力的,不会放开。我还想赖着你啊!”

“啊,那你不是和本.拉登一样恐怖啊?呵呵。”

其实,你要走,我留不住;你要留下,我也赶不走。你说随缘,那我又为什么强求呢?我一直就不是强求的人,不是吗?只要你开口,我不会让你有半点为难。

 

两年前对漩说过同样的话,他说他觉得对不起薇心里很愧疚时,问我怎么办,怎么办?我的坚持是他的为难,我的放弃是他的失落;怎么办?我只能忍着眼泪说,不会让你有半点为难的,既然你要的不是我。

如果要的是我,就不会问我。

当这样的伤害变成习惯,成全的时候就少有了感慨。

 

易鹏说怕耽误我,真伟大!高考前漩对我说分手说不想误了我一生一世,也是缘于伟大吗?想比之下,陈晖的坦率和真诚我更乐意接受。不带一丝牵强附会。

和陈晖交往的时候我还是个笑容甜美,眼神清澈的女孩,每日下课后等着他的电话,只是听听声音我就觉得特别珍贵,特别满足。偶尔有漩的电话,三言两语,不着边际。

离开漩并没有让我伤心到多深的程度,也许是沧桑五年让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的感情蜕变为一具空壳。又或者是因为有陈晖,帮我承担着。所以不觉得有多伤心。反而是陈晖,他先离开我,我伤心得无法自拔。

<< 锦瑟(连载8) / 锦瑟(连载6)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liuzhiping521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