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锦瑟(连载14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十四、受伤了,人才会成熟

 

命中注定,让我失去对陈晖的最后一点幻想,对漩的最后一点幻想也同时失去。前者是因为只能遗忘,后者是因为愧疚。

四月底有个周末陈妍来找我玩,我们说好了去蹦迪,下车后她突然说不去了,我问她为什么,她说突然有点不舒服要回去。我笑着就明白了,于是回学校来找了个地儿消夜。

“你那个不是在我前面的吗?怎么这次不是啊?”

我愣了一下,“没注意,可能快了吧!”

“不会是……中镖了吧?”她笑得怪怪的。

“漩又不在武汉。”

我心里有点慌了。会不会,因为陈晖。哪有这么巧啊?不会的。

习惯了和漩共同伪装我们的和平,私底下分手或是和好,在同学面前都是恩爱。

“开学时漩不是来过吗?后来看樱花时他也来了,就一个月前啊!”

“可是我们,没那回事!”我叫了很多吃的,“吃东西吧,这么多话!”

陈妍回去后我偷偷去了一所小医院,看到深深的红线突兀的显现在纸上,我一下子不知所措。

陈晖的电话关机,我咬着嘴唇大脑一片空白,谁的电话都不接。翻着电话本,找不到可以帮我的人。

不知道怎样开口说,对我唯一的好朋友陈妍。

“喂,我在酒吧呢,你干嘛呢?”

“我,好像是,怀孕了。”

“真的?你去检查过没有?”

“去了,是真的。我现在很害怕……”我忍不住哭起来,陈妍安慰我,“没事的,都大人了,谁没遇上过这事啊!过几天我去看你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你别慌,啊,别哭了!这几天吃好睡好就可以了。”

一连几天我都胡思乱想,甚至想过休学。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陈妍说乘五.一刚好,时间也够,不会让同学知道。其实我们都打算回家度假的,只能取消了。因为这个,我对陈妍特愧疚,她说没什么,都五六年的好朋友了,还计较这个?

联系好了医院,出来的路上我一直哭,“我真的想回家。”

陈妍陪我回家了一趟,只呆了一天。我看着妈妈操劳的身影,觉得自己特不孝顺,只会让父母伤心,一点都不体谅他们。餐桌前我一个劲吃菜,怕一停下来,眼泪就掉出来。真的很可口,很久没有吃到这样温馨的饭菜。其实到最后才知道,家才是唯一不变的避风港,只有父母的爱才是无私的、亘古不变的。而我,一直在找寻自己的港湾,忘了默默无闻的这个港湾一直在我身边。

风雨中为我守候,无论时光变迁。

去医院的前一天晚上我打通了陈晖一个朋友的电话,他在酒吧和一帮朋友闹,问我有什么事,我一直没作声,语无伦次地说“我”一个字,再说不出第二个字。眼泪掉下来,想挂掉电话,他问:“是不是出事了?”

我拼命点着头,抽泣的声音大起来。

“这样吧,你先别慌,孩子肯定是要做掉的,可是我现在真的很忙,家里那个人又很敏感,要不这样吧,你先处理一下,我争取尽快去看你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。这事儿你有权利知道,我知道该怎么做的,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挂掉电话,我知道我们再也联系不上了,也没有必要联系了。

他的紧张,是害怕家里受到影响,还是担心我?我又想起他曾经说的话:“原谅我吧,我是一个懦弱的男人。”真的,本来就不用负责任的事,能逃就逃吧!

再以后没有电话,没有消息。其实我也用不着他来看我,说实话我就是想让他知道,够了。

很长时间后在网上收到他的邮件,说着言不由衷的歉意。“我实在没有脸面见你了,也许这样说很无耻,请原谅我吧!我是一个自私的人,对你的伤害,负不了责任,但我会永远深深愧疚。”我回复了几句话,“当是命中注定吧,你对我的好,我一并还给你了。世事总是公平的。”故事也就完结了。

对他,慢慢开始遗忘。

无论阴晴雨雪,我都得,学着成长。受伤了,人才会成熟。

 

漩也知道了这事,我原以为可以瞒着他的。

樱花灿烂时他在武汉,我们见过面,可是什么事都没有,我只是带他逛了樱园。陈妍责备他不小心时他什么也没说。

“你知道我做了错事,不恨我吗?”

“哪来那么多恨啊?我虽然是很伤心,可是一想到你是自愿的,就不觉得有什么必要和资格恨你了。”

“你不该来看我的,由陈妍陪着我就够了。”

“既然来了,你就让我留下来吧!也许以后就没有机会照顾你了,陈妍又不是和你住一块,她还有男朋友在这,总有时候照顾不到你的。让我来吧!”

陈妍也劝我让他留下来,我勉强同意了,心里一点都不乐意。漩的话依然不多,早餐做好,衣服晾好。我不想在外面吃饭,他就亲自下厨变着花样哄我吃饭。开始几天我反应特大,他精心弄好的饭菜我总是忍不住挑三拣四,吃什么都不对胃口,动不动就吐。晚上也睡不着,翻来覆去都难受。只好天天扎好多针注射氨基酸,手上全是针眼,看得他眼圈都红了。

在医院那几天我一句话都不想多说,也尽量避着他的眼睛。心里酸酸的,他从来没有在家里做过家务活,在这儿什么都得做,还得听着我言不由衷的抱怨,连嘴都不回一句。即便有点情绪,也偷偷忍着。

上手术台前漩一直陪着我,总是看着我不说话,一脸无辜,一脸心疼,看得我心里怪难受的。这事儿受伤最深的其实不是我,是漩,连心理准备的时间都没有给他。我也知道,说到底,最在意我最心疼我的人是他,只有他。以前我总责备他包容心不够,其实是我自己做得不好。

半梦半醒之间听得到陈妍的抽泣声,我的泪水也跟着滑落,我以为我可以承受,可是还是撑不过去。我承受不起这样的痛,痛彻心扉。我可以不在意他或他,不能不在意我自己。我凭什么,要受这样的伤?

从手术台上下来,身体轻飘飘的,觉得整个人都被掏空了。陈妍扶我下楼休息,醒来以后,病床前漩握着我的手。点滴凉凉的,注入到体内也凉凉的,心里,也是冰凉。

漩给不了我我要的温暖。

我太冷了。

“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犯过什么错,我都可以原谅。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?我发誓不让你再受一点点委屈,我们可以不要孩子,永远不要让你受累。静,我不能失去你!” 漩的眼圈红红的,眼泪都快掉下来了,我侧过脸去不看他。

我曾经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,让你牵肠挂肚的痛。以后,我还有什么资格让你承受这些?假如现在还来得及,我想让你自由,彻底自由。

“没用的,这是事实,你接受不了的事实。你可以原谅我,不代表我就愿意被原谅。甚至我到现在都不觉得我错了,在我看来,只要是我做的事情、我做的选择,就没有错的,没有后悔的。我承认我是受到伤害,是我要的,我认了。”

“我已经尽心了,静,我这样照顾你,你还要怎样呢?我不知道你到底要怎么样,你只要说句话,你让我从长江大桥上跳下去我都愿意!

假如说你以前因为薇因为南阳的那个女孩子对我有过亏歉,现在这几天这么照顾我也算还清了吧?我们谁也不欠谁了,这样不是刚好吗?大家可以好聚好散。”

 

处理完这事后,假期也结束了。漩回去了,我们的联系渐渐稀少,似乎,他有新的归属了。哀莫大于心死,我们之间无休止的轮回,终于有了新的开始。不是一个轨道的人,终究分道扬镳。

<< 锦瑟(连载15) / 锦瑟(连载13)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liuzhiping521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