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十年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 
 

十年

如果仙人掌爱上了大漠的风沙,它会不会留念江南小户的花盆?假如凋谢的花朵执意要等待蝴蝶的蜕变,它愿不愿意用一生的灿烂对毛毛虫动情?万一你的双眸被别的风景迷住了,你会看得到我泪水中的期盼吗?当曲终人散,沉淀了一世的爱,又回头,一刹那会不会变永恒?

我总在幻想这么多的如果,像一个患了日游症的人,终日恍惚。如果真有如果的话,我又会怎么样呢?我什么都不能肯定,唯一能肯定的是,假如一切可以重来,我依然会义无返顾地爱上你。虽然离别是注定要走的路,我宁愿承受这痛彻心扉的伤悲。

既然你的选择留给我的是孤独,但我已不会哭,再不会哭。我终知道有一些事不是你我能够改变的,否则这世间怎会有那么多的无奈呢?或许,我将为你漂泊一生。

 

那年八月最后的一个星期,我站在一中的校门口,白花花的阳光刺得我很难受。我伸出手来遮挡太阳,手中的冰淇淋却化了一地,我的心也粘乎乎的。视线最后落在那几个镀金大字上,我想从那几个字里看到我的未来,但视线始终是模糊的。

爸爸递给我一包纸巾说:“擦擦手,我们去报名。”

班主任是个很丑的老头,他说:“你们能来到一中,是你们的造化。”然后就让我们轮流上讲台自我介绍。轮到我时,他走过来问我:“姜文,听说你中考全市语文第一?”,我看着他,他说:“欢迎你来到我们班!”。

 我从讲台上走下来时,坐在我后面的一个男生迫不及待地冲上讲台,大手一挥在黑板上写下他的名字:郑凯。然后自我介绍说:“你们如果把我的名字念慢一点,就变成‘真可爱’了,你们觉得我很可爱不?”

他灿然一笑,牙齿很白很整齐。我想到一个词“干净清爽”,所以我对他笑得也灿烂,以致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件事,我总想,当时我是不是该闭上眼睛呢?

他很开朗,下课时总是讲很多稀奇古怪的笑话,然后看我在座位上笑得花枝乱颤。有一次还给我提了两个烤红薯,香飘四野,惹得全班同学“口水飞流三千尺”。天热时我抢他的“小布丁”,天凉时我抢他的温暖外套,他从来不生气,总是任我胡作非为。

我已经记不得和他是怎样慢慢靠近的,今天我想追根溯源,发觉无从考究。

寒假似乎有下不完的雪,我每天赖在床上看电视。他给我打过两次电话,写过一封信,仅此而已。那个冬天我还收到一束鲜花,卡片上有一个陌生的名字:曾艾文。我苦苦思索了好几天也不记得有这样一个朋友,后来也就忘了,妹妹说可能是外班哪个暗恋我的男孩子送的。

二月二十四,是我的生日,家里空空荡荡冷冷清清,妹妹被送到外婆家了。晚自习我逃课了,背着书包我彷徨在昏黄的路灯下不知所措。

爸爸走之前对我说:“你要学着自己长大。”可是我怎么学、向谁去学?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无助,眼睁睁看着地上的小蚂蚁被我的泪水困住,淹没。我该怎么去解救它们,谁又能来解救我?

自己的路,真的不太清楚,也许会走得很辛苦。

这个时候我想到了他,只能想到他,他寒假给我写的那封信。

我拨通了他的电话,他一听到我的声音马上大吼起来:“你今天发什么神经?敢不上课?刚刚打你电话没人接,你现在在哪?还不快回去!”我紧抿着嘴唇,泪水再度在脸上疯狂蔓延。

刚回到家就听到门铃响,竟然是他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知道 ……我刚刚给莎莎打了电话,她什么都告诉我了。”

我颓然地坐在沙发里,莎莎,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是生命中重要的角色。

“今天是我的生日,十五岁生日。可是他们都不记得了,他们只记得今天是结婚纪念日,他们偏偏又选择了这一天离婚,好像什么都没改变,只是多了我......妹妹跟了妈妈,我跟爸爸,可是爸爸又要结婚了,他留在海南,以后都不调回来了,他们都不要我了。”

 断断续续说完这番话,我已是泣不成声。

他拿着纸巾不停地擦着我的眼泪, “不要伤心了,不是全世界都抛弃了你,肯定会有人陪着你的。”

“你还记得我寒假给你写的信吗?”他问。

 是的,我记得。

有些话藏了很久,却从来没有勇气说出来。有时候,等待也是一种无奈,怕只怕,坦白会给你带来伤害。

 当时我只是微微笑,没有给他回信。

 “只要你愿意,我会一生都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我拼命地点着头,眼泪擦都擦不掉。也许我并不真的喜欢你,可是我需要你,需要你在我身边。我需要一个人陪着我一起长大,面对所有。

“你知道吗?我第一天自我介绍时,你的眼睛好专注,我一下子被你吸引住了......

“你能猜到那个送花给你的曾艾文是谁吗?那就是郑凯爱姜文的缩写啊!”

事情是怎么继续的我又不记得了,就用平淡无奇来形容高三以前吧!

那段岁月像一条直线,没有高低起伏。生活的唯一味道,就是相守。有一段时间,虽然我们能很轻易听到彼此的问候,但我感觉到了我们的距离,不仅源于心情,甚至来自于习惯。总有一天我们不得不分开。

至今留有那些酸酸甜甜的情书。

水来我在水中等你,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。

像每一对学生恋人一样度过了那些岁月。

中学时代最后一年,我们的欢声笑语中不知不觉来到了面前,我们的世界一下子多了许多人,老师、家长,从前不说不问的他们都来了,都变了样。还有莎莎,我的事也就变得复杂,复杂得离奇。

他说:“我们还是分手吧,我不想误了你的前程!”

真是冠冕堂皇的借口,我不动声色地说:“我的前程,不会因你该变的。因为我是姜文。即使现在成绩稀烂,始终会似锦前程。”

很郁闷,和莎莎一起去喝酒,说好了谁输谁付钱。

喝到第三瓶时莎莎就不行了,把红色外套一个劲往我手上塞,嘴上还嘀咕:“我今天钓了一条大鱼,你快回去煮着吃。”身子也东倒西歪,我放下手中的酒,看到镜子里神情木然的自己,泪水不知不觉滑落下来。

莎莎倒在沙发上乱叫,突然我听到了熟悉的名字。 “郑凯,凭什么要我成全她?我也喜欢你呀!”

我们两人都哭了。

 一周后他给我一张小纸条:

对不起,不爱你是不可能的,忘记你我办不到,原谅我,原谅我。

怎么不原谅你呢?可以说分手就分手的的,又怎能叫感情?

他约我在河边见面,用单车载我去买最爱吃的菠萝。在路上我环着他的腰问他:“你喜欢莎莎对吧?”他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,沉默良久说:“去买菠萝吧!”

“你不可以先回答我吗?”

“这很重要吗?”郑凯一下子火了。

“你明知莎莎喜欢你,你也喜欢她,为什么还来找我?是莎莎让着我吗?她让你来找我的!”

“是的,我是喜欢她,但是喜欢是有多少的。”

“你喜欢谁多一点我不在意,可是你上次和我分手是为了她吗 ?”

“不全是,还有别的原因。比如说,我只是厌烦。”

“你和莎莎,是没有可能的,她会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。”

“为什么不可能?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?她的爱不比你少,甚至还比你早,凭什么她非得成全你?”

是的,的确比我早,我还在专注你的明朗笑容,她就已经身陷你的清澈眼神。可她,为什么不早说?为什么不沉默到底?

菠萝最终还是买了,我自己付的钱,然后一个人回家。

莎莎和我还是好朋友,但她不再理他,我也是。

情依稀,爱依稀,记忆模糊。

三月统考我是全校第四,莎莎第十,他不在百名之内。进校时他是第九名,我的心里有一点难受。

我想起他曾经在小巷深处的槐树下教我学地理,槐花如雪纷飞,我祈祷,希望和他考同一所大学。我想起数学卷子落到他桌上时他苍白的脸,以及他拒绝我为他讲解的坚决。我想起曾经日日等候在路口载我上学的身影,还有一起吃早餐的温情。也许我并非仅仅是需要他。

依稀记得是高考。

 

天若不尽人意,我亦无可奈何。

我和莎莎进了理想的大学,我在武汉,莎莎去了河南,留下他孤军奋战。

大学里风平浪静,我每晚十一点给他打电话,经常给他写信,给他寄吃的,叮嘱他注意身体。国庆去看他,元旦又去,单纯的、淡淡的幸福与快乐。

只是,春节后乍暖还寒时我去找他,他站在河旁神色凝重,支吾很久才说:“我觉得你做我妹妹比较合适。”我无法接受他的解释。毅然返校。

没过几天他来电话,他悔得肝肠寸断,我伤心得茶饭不思。

简短说了再见,想想这些诺言其实早已改变。爱上这样反复的人,残忍看不到伤痕。晚上我久久不能入睡,离开他,是宿命?还是我的罪?

我以为会音讯全无,可四月底的某个晚上接到他的电话。我以为他是来说和好的,却不是。

“假如我和莎莎走在一起,你会不会恨我?”

“不会,我该成全你们。”

“莎莎给我打电话,说她还是喜欢我,我该怎么办?”

“这不是很好吗?你们才是天生一对,会有美好的未来。”

真的觉得你们这样就很好了,为什么非得告诉我?

“可是我不想,我知道你一定会伤心的,只是你从来不说。我不想伤害你。虽然最爱的不是莎莎,可也不想让她难过。我没有别的办法了。”

“放心吧,我不会让你有半点为难。”

“与其让你们其中一个伤心欲绝,不如让你们公平承受这伤痛。而我这一生,不会再爱谁了。”

我听到忙音。世界上最大的悲哀,不是被误判死刑,而是我一直在等你,你却感觉不到。

高考前夕,我给他打电话祝他考试顺利。他沉默了一会,低声说:“姜文你回来好不好,我需要你。”

泪水夺眶而出!

我陪他经历第二次高考,然后是漫长的等待。他第一次把我带回家,留我吃饭。我住了两天。一天午睡时听到他妈妈问他:“你有没有把握把她娶回来啊?”我偷偷地笑了好久好久。

夏季的星空开满了烟花,绚烂夺目,我天天在露台上看到它们转瞬即逝。冥冥中似乎早就知道,我留不住他。  

看到来自河南的通知书,我心里不是滋味。

我知道是意外,他的第一志愿是我所在的学校。

八月底送他上火车,他紧紧抱着我,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。我强忍着泪滴,听他在我耳边轻声说: “我一定会娶你的。”

相见欢,离别苦,再没有断肠的泪。二月十四,我坐上了北上的列车,一路上幻想着见到他的情形,欣喜若狂?会不会有鲜花、巧克力?

到学校快十一点了,我给他打电话,告诉他我在学校。

我看到了他的惊,却没看出他的喜。

中午吃饭后他说有事回学校,让我先回旅社。

午睡被敲门声吵醒,开门看到他抱着一大束玫瑰花,还有许多巧克力,所有的不开心烟消云散。

他欲言又止,我无言以对。

我对他说:“不管发生什么事,我都会接受。” 我是一个心里有阴影的女孩,一向直觉敏锐。

“莎莎说:‘早不早,迟不迟,为什么我偏偏在今世遇上你?’”,他长叹了一口气,将唇边的对不起咽下去。

无话可说,我带着前所未有的绝望回来了。

他曾经说要照顾我一生一世的,他说的时候,我不相信。他现在要走,我也不必追讨了,就把承诺当成爱的一部分,起码他说的时候是真心的,未来的事,谁也管不了。

在踏上回程列车的一刹,我内心怀着不知怎样的绝望。我希望被关怀、被呵护,却无法从最爱的人身上获得。他甚至不再理会我的感受,我不得不带着破碎不堪的自尊,走投无路,这种“万语千言从何起”的无奈该怎样说出口?我们并非要错过,却一贯如此。

就这样,时光轮回,光阴流转。

世界千疮百孔,又是一年的空白整整三百六十五天的寂寞。可是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他,思念让我在吃饭是眼眶突然沉重,再也咽不下饭;思念让我在睡前醒后想他一遍又一遍。回忆我们的从前,泪水就开始蔓延,而他,不在我身边。

大三实习结束后我问自己:真的什么都不做吗? 我就算可以列出所有不想念他的理由,却还有这样的习惯。

爱与不爱都需要勇气,我无法逃避。拿起他从前写的信,泪如泉涌。原来他一直都在,我心里。

在火车站外徘徊,望着并不干净的天空,鼻子酸酸的,手握着车票,最终穿越熙攘人群,穿越一路山山水水。

走进他的学校,在宿舍外的石凳上等了很久。放学的铃声响起,我的心跳加快,我会和他有怎样的对白?

我终于又见到他了,这个从我十五岁就闯入我生命,让我穷尽一生也无法忘怀的人。我还看到了他身边灿烂如花的莎莎,同样是让我穷尽一生也无法忘却的人。

回到武汉,我决定放弃。虽然我将永远无法忘记,但我只能用孤单,让他自由呼吸。

在我最艰难的时候,意外收到他的信:

如果我说我真的后悔了,你会不会原谅我?我原以为对你的爱可能只是年少的冲动,总有一天会烟消云散,我会坦然接受我新的另一半。可是我做不到,和莎莎在一起的每一天,我无时无刻不在惦记你。直到如今我才发现,只有你才是我今生的唯一,是谁都取代不了的。我知道我做了很多错事,让你伤透了心,我会在缘分的尽头等你,在天地变色的刹那想你,一定要在你离开前,向你说对不起。我会等你,等到末日来临,等到你给我悔过的机会。

十月他来了武汉,我原谅他了,我想,他只是在爱情路上走了弯路。

带他逛遍了武汉三镇所有景点,相册装满了一纸箱。

他问我:“你想考研吗?你可不可以为了我去考?社会太复杂,不舍得让你这么早踏进去,我们都经不起什么意外了,我们都太不容易了。你留在学校吧,明年我毕业,我会让你幸福的。”

为了他,我在考研自习室没日没夜地学,我从来没有这样刻苦过。可这件事,我一定要努力。

 

考研是辛苦的,读研却是轻松快乐的。

课余做了一些兼职,偶尔也想起莎莎,一个我生命中重要的人,可是世界上只有一个郑凯,我别无选择,对不起。

一年后他在武汉一家外企上班,月薪五千。

走了这么多年,终于走到了一起。 一切终于可以稳定下来了,他工作,我读研。我们打算两年后结婚,一切一切如此完美。

他经常到学校来看我,我的脸上再也没有泪痕。那些年少轻狂犯下的错,已经远去了。奇迹是无处不在的,初恋也可以有一个无懈可击的结局。

他工作半年后我就从学校搬出来,和他住在一起,我认为这是迟早的事。每天为心爱的人洗衣做饭,是一种享受;依偎在他怀里看电视,也是一种浪漫。有多少相爱的人能这样呢?

一场大雪,雪连绵,情亦连绵。

每年这时候,学校都会举行音乐会,老师极力推荐我去。感谢父母给了我极其优越的条件,我很小就开始学钢琴,那跳动的音符,是我唯一的自信。

我不是张扬的人,并不太想去,我只想做个观众,没有掌声,也没有失败的难堪。他也不是张扬的人,应该不会鼓励我去。

晚上看电视我心不在焉,很晚了还不去睡,他叫我几遍我也没听到。

他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轻轻问:“宝贝,怎么心事重重的?说来听听!”

我问他我该不该上台表演,他笑着吻了一下我的脸说:“我要全世界都知道我拥有最优秀的、最漂亮的女朋友,为什么不去呢?你就是我的骄傲!”

准备的时间很短,我惶惶不安,怕在万人礼堂出丑。他还在忙工作,也不问问我,我在心里责怪他不把我的事放心上。

音乐会前夕发现致命的错误:我没有合适的服装!郑凯不在家,我急得团团转。快十一点他才回,一进门我就责怪他,泪水也跟着流了下来。

当初他就不该支持我!

他笑嘻嘻不回嘴,等我说完了,他走过来像个没事人说:“别急啊,你不知道老公是个魔术师吗?你要什么我都可以变出来,不信我变给你看!”

“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,我急死了!”

他笑眯眯地说:“你看好了,变!”

他手中真的多了一样东西,啊,是我以前看中的一套裙子,淡蓝色的裙带,冰蓝色的流苏。

“你什么时候买的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“你上次没舍得买,前几天我又去那家店,他们说卖完了,我让他们专门去订的。刚刚到货,所以回来晚了。”

“那你怎么知道我穿多大的?”

“你是我老婆嘛,我怎么会不知道?”

靠在他肩上,我幸福得不想睁眼。

“你一直不闻不问的,我以为你不管我了呢!”

“傻丫头,怎么会呢,我对你有信心啊!”

第二天他坚持要去上班,我气得不等他送就到学校。

音乐会很成功,我第一次在那么多人面前微笑,谢幕时,有人从台下走上来,熟悉的身影熟悉的笑,还有他怀中鲜艳欲滴的一大束玫瑰花,台下掌声如雷。

“我怎么会不来呢,你永远是我最美丽的女神,我想给你一个惊喜!”郑凯悄悄对我说,“嫁给我好吗?”然后他单膝跪下,举起鲜花。

“我愿意,我愿意......”台下的人大叫。 “我愿意,郑凯,我愿意!”我看着他的眼睛轻轻地说。

他转向观众,大声说:“我向全世界宣布,我会让姜文一辈子幸福!”

我的泪落在他的肩上,王子公主的梦,是我多少年的期盼。

他伏在我耳边说,要永远记住这一天!

我要永远记住这一天,你是我悲欢离合的唯一理由,你是我喜怒哀乐的所有借口。我愿意是一朵烟花,拼命绽放,一点也不懈怠,一点也不大意,不会后退,不会害怕,只要你肯记住我的灿烂。

可是亲爱的,是否你早就知道你做不了王子,所以你要我记住玻璃鞋的幸福,可以一辈子回味。

研二那年夏天,武汉的天气反复无常如同情人的脸,那天眼看着天阴了下来,我去给他送外套,第一次到他的公司。

他的办公室门虚掩着,我敲了敲门。

门开了,一个女孩子挽着他的胳臂走出来,他还在向那个女孩子低头耳语什么,没有看到我。笑容恬美,眼神清澈的女孩,一如从前的我。

他抬头看到了我,停住了脚步。

就是那么一瞬间,像一把利剑插在心上,心被活生生撕裂,仿佛一伸出手,就可以摸到那把刀,触到淋漓的血。

“小郑,你妹给你送衣服来了?”有同事问他。

外人眼中,我是妹妹?

衣服掉在了地上,心是荒芜的、空虚的,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,不知道可以拿什么来填补。

不用问,不用说,一切已明了。不记得我是怎么回到家的。

伤痕烙在骨髓里,偏偏最是痛极的时候,越可以扬着脸笑。

我收拾好我的东西,他也不拦我,一直坐在沙发上抽烟。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。

“姜文,对不起。”

“别这么说,谁也没有对不起谁。”

醉过方知酒浓,爱过才知情深。失去了,才知道珍惜,以后我会学着去珍惜爱我的人。不要问是谁错,都没错,我们太年轻,错过了爱来的时间,算错了爱走的方向。

他说:“也许我并不爱她,但是我需要她。谁都有平步青云的梦。”

我相信,因为一开始我就有错,也许我并不爱你,可是我需要你。我借你的心来寄托,却变成我的心痛。上天让我以这种方式走向爱,也以同样的方式让爱离开我。

现在,我知道自己有多么喜欢你,可你知道吗?

“如果人真的有来世,我绝不喝孟婆汤,我要记着你,下辈子要找到你,履行我今生的承诺,我一定会娶你的......

你曾经给过我一生一世的承诺,现在又给了我一生一世的寂寞。

 

婚礼很盛大,新娘很漂亮。站在门外,我微笑着离开。

要在社会上立足,难免要付出代价,我又怎能责怪他?在他放弃的时候成全他,在他后悔的时候原谅他,在他离开的时候祝福他。

爱君如梦,送君如客。

世事漫随流水,算来一梦浮生。

不久,我毕业离校。听说他升任部门主管。

回首看着校园,我依旧微笑,只是眼眶有潮水涌动。像是做了一场梦,春梦秋云,聚散真容易。

从开始到结束,我和他整整纠缠了十年,相见或别离,再也找不到对方,找不到自己。我努力前行,还是慢一拍。枯萎的花要掉,连一天也不等,连花的凋谢都身不由己,更何况我。

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,你不属于我。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,还可以问候。

爱情像江滩的烟花,无论有多绚烂,终究是空。烟花绽放了,观望的人离开了,留下一声赞美,或许还有一滴泪。爱情有时徒有虚名,有时无能为力。很多美好的感情在无奈中诞生和失落,就像空气中的尘埃,你能感觉到它的存在,却抓不住它。

 

 

附:此文写于2004年冬天,念大学三年级,在湖北大学5号教学楼的通宵自习室。05年春天整理完毕,纯真年代,最后一笔。然后我长大、毕业。

 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不一样的心情 / 锦瑟(连载16) 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liuzhiping521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